今天是:                                                 您好,   歡迎光臨0官方網站!    

紅樓一曲夢中度

紅樓一曲夢中度

                             高二(2)班  石國怡

曹雪芹著作的第一回有這麼兩句詩: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而我不介意在心裡勾描這樣一幅畫捲:低案的書桌,紅燭點點;冷清的秋夜,殘垣斷壁。曹霑伏首之間,淚便凝成了萬千恢弘的浮生歲月,那是一個世,一個不算太好的時代,一位清雅如蓮的女子,一場世故變遷的大戲。

“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猶記得那年殘紅飄零,女子身姿娉婷,吟詠一首《葬花詞》。她說:我最不喜歡李義山的詩,唯一心憐兒的便只這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含愁的雙目顧盼流轉,似要鎖住人心。玉帶林中掛,黛玉黛玉,遺世獨立,稍帶傲氣。寄人籬下沒有磨滅她的心性,她恣意又拘謹的愛著,與那少年共赴死刑。“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她終是先走了,一生的淚,一生的等待,只換來瀟湘館哀莫大於心死的溘然長逝。寶玉成家的時辰,眾人歡喜她獨悲,嗚呼,空餘一縷香魂,和那爐旁還未燃盡的詩稿灰燼。仙草啊,此生無緣,你可願意再等?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

本玉石頑性,奈何落入金齋玉屋!那個痴兒,似傻如狂的痴兒,厭棄功名的痴兒,“為伊消得人憔悴”也終不悔的痴兒。“莫失莫忘,仙壽恆昌”,與他生命相系的八字箴言,註定了愛情的悲劇。黛玉是他唯一的追逐和牽掛,初見的似曾舊識,長久的彼此傾心,不為旁人所動的堅守。可他實則愚昧!優柔寡斷,徘徊不決,葬送了兩個如花女子的青春與愛情。可他又何嘗不苦...世人皆道功名好,他不想要;世人又道寶釵好,他也不想要。他想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卻在親友信從的矇蔽下,於心上人孤苦垂死之際,迎娶了別人...好一齣戲!這便堪得‘凄美絕倫’。

“人人都道神仙好,只是金銀忘不了”。

金陵的十二釵裙,江南的一場煙雨,迷濛之間,黛玉、寶釵、鳳姐兒、四春、李紈、史湘雲、妙玉、賈巧姐、秦可卿,竟無一人得完美結局。又或許劇本的結尾早已擬好,只是戲中人演的太過入迷。而“白玉為堂金作馬”的賈府,“鐘鳴鼎食,詩書簪纓”的世族,也只餘得塵土落定,脂粉香氣掩若無物。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凈。

讀罷紅樓,不禁悵然。那浮沉裂變的悲歡與滄桑,竟是凝集於這幾指厚的書頁里;旁人數十年的際遇體會,嘗得甜,亦嘗得苦。我自小便知《紅樓夢》:四大名著之一,曹雪芹。也讀過現代文版,可遠不如原版震撼,字字珠璣。也很慚愧至今仍未讀透看全。我想,紅樓是一座永不枯竭的精神寶藏,也許我永遠也讀不透,但我會花一生,去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