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好,   歡迎光臨0官方網站!    

夕陽下的暖陽

夕陽下的暖陽

                                     高一12班汪海洋

伴著夕陽,我步行在橋梁,夕陽,照耀在靜湖上,夕陽,映射在臉頰上。夕陽的餘暉告訴我,我該回家了。

邁開步子,正當我踏入回航的徵程時,一幅畫面映入我的眼帘。一個身著軍大衣,頭頂破軍帽,臉黑得像煤炭一樣的乞丐,猶如從廢舊的垃圾場出來的一般,髒得使我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突然,他將他那佈滿老繭的右手從充滿惡臭的垃圾桶中抽出,頭上兩隻蒼蠅靈動的一閃,並沒有立馬飛走,而是繼續繞著他的頭飛翔。他兩眼仿佛在放光,目光如同兩把火炬向了我,他那醜陋的面孔令我情不自禁地冒著冷汗……這時,他拖著身體蹣跚地走過來,他近了,近了又近了。我嚇到了,真的嚇到了,我轉身撒腿就跑,回頭一看,他依舊窮追不捨。

橋上的畫面很美,水天一色,鳥語花香,橋上一個乞丐正在追一個青年。

“撲通”,我的後方傳來了沉悶的聲響。我不禁回頭觀望,乞丐踩到了自己的褲腿,重重的摔在地上,他摔得很重,連地上的石子都嵌入他的手掌,一片碎玻璃劃破他黝黑的皮膚,他的臉在流著鮮血,細如髮絲的傷口,佈滿了他的雙頰。他手前是一個古樸的檀木盒,高貴而優雅、神秘而質朴,裡面裝著一支黑金色的鋼筆,繡著白色的花邊,顯得格外耀眼。“為什麼那麼眼熟?那不是我一小時前買的筆嗎?”我將手慌亂的手插入口袋中,哪裡還有筆!

看乞丐痛苦的眼神,我慢慢地向檀木盒,當我彎腰去拾時,乞丐傳來了微弱的話語:“你……你的的……東西……掉了。”那一刻,我震驚到了,夕陽下的微風扶動了我的髮絲,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著木盒中躺著的筆,我還有什麼話說呢,只能感慨“人間自有真情在。”

乞丐的傷口仍在流血,他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在他蓬亂頭髮下,隱藏著黑寶石似的光芒,他掙扎著,將手伸向了檀木盒,身體的條件反射告訴我:我不能讓他觸碰我的筆,但我卻壓制住自己的手。我靜靜的看著他拿起檀木盒,緩緩的站了起來,我打算上前去扶著他,但他揮了揮手,將檀木盒放入我的手中,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夕陽下的橋梁,仿佛沒有受傷似的,甚至都沒顧及他身上的灰塵。

夕陽的金光仍在,照得心裡暖和和的,但又有誰能給予困苦的乞丐一絲溫暖呢?哪怕是一碗水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