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好,   歡迎光臨0官方網站!    

校長推薦系列之三十三

校長推薦系列之三十

中國底氣

2000年,美籍華人章家敦出的一本書熱銷,預言中國2005年崩潰。到了2002年,章家敦在香港發表演說,說看來2005年中國崩潰不了,大約時間推遲到2010年。現在2020年了,章家敦在哪裡?

中國經濟發展之謎,誰也沒有破解。有些專家學者總覺得中國經濟要栽大跟頭,可中國一直沒有栽。中國經濟跑的姿勢不好看,不是昂首闊步,但它跑的速度比其他國家都快。

在當前中美關係波詭雲譎的形勢下,未來將會怎麼走?沒有人知道答案。

但我們不禁發問,為什麼過去總是中國成功?將來,還會是中國嗎?

1

唱衰了幾十年的“中國崩潰論”

為何從未應驗?

我覺得,中國經濟發展之謎,答案就在中國一批企業家身上。這批企業家不是按照哈佛案例,不是按照MBAEMBA教學發展的,是他們提供了讓西方覺得變幻莫測的“謎”。

例如,華為的任正非,原來在部隊當過兵——基建工程兵部隊。他是中國第一臺空氣壓力天平的研製者,當兵期間,因科技成就卓著,1978年出席全國科學大會,1982年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緊接著他的運氣就沒那麼好了,1983年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他轉業到深圳南海石油後勤服務基地,搞公司做生意,第一筆生意就被別人騙了。80年代中期,200多萬沒了,當時那可是天文數字,任正非被公司除名。當年的騙子沒想到,一個偉大的企業家就這樣在困境中誕生。如果任正非不被騙的話,今天不過是南海後勤服務基地的一個退休人員,中國就會失去這個經營之神。任正非被公司除名後,咬緊牙關,集資2.1萬元創建了華為。2019年,華為全年營收8588億元,利潤627億元,納稅近千億。任正非43歲創業,把一家山寨公司變成震驚世界的科技王國,在技術創新、國際化拓展方面,國內首屈一指。

哈佛的哪一個案例能做出任正非做的事情來?華為又是根據哪條規律發展的?任正非創業,過了多少坎,闖了多少難關?我曾經參加過華為的一屆年度頒獎大會,下午3點半開始,頒獎頒到晚上7點鐘還沒頒完,100多個事業部,就跟聯合國頒獎一樣。2018年時,華為給土耳其數學家阿勒坎教授頒獎。華為5G技術領先,就是中國的5G技術領先。5G極化碼發現者正是土耳其的數學家阿勒坎教授。今天華為聘用的全世界的數學家700多人、物理學家800多人、化學家120多人,都是最優秀的人才。

法國電信設備商阿爾卡特被華為打垮了,但任正非專門讓華為駐巴黎代表與法國電信部門接洽,表示華為將讓出一部分市場,希望法國的政府採購依然把阿爾卡特列入。什麼叫共贏?什麼叫雙贏?這就是中國企業家生動的實踐。我們不跟美國一樣,就追求單贏,把對手整垮,踏在對手身上前進。華為有一個“勇士計劃”,任正非就是華為的第一勇士。他說:“阿富汗戰亂時,我去看望過員工。利比亞開戰前兩天,我在利比亞。我飛到伊拉克不到兩天,利比亞就開戰了。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

20174月,美軍空襲敘利亞。就在空襲前六七個小時,任正非剛剛離開那裡。這位70多歲的企業家跑遍世界看望員工、鼓勵員工,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他說過一句話:“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

再看吉利的李書福。他高中畢業後搞照相,先是固定照相,然後是流動照相。他是浙江台州人,不僅聰明、刻苦,而且敢於做夢,還敢於實現自己的夢想,乾一個成一個。電冰箱廠、鋁塑板廠、摩托車廠,李書福都乾過。他的最高夢想就是造汽車,學美國人亨利·福特。亨利·福特要製造美國工人都買得起的好車,李書福想要製造中國普通民眾都能買得起的好車。他跑到發改委,沒人信他:“你知道汽車是工業社會皇冠嗎?”李書福就一句話:“汽車不就四個軲轆加兩排沙發嗎?”後來李書福收購沃爾沃,海內外的媒體畫了漫畫,說李書福是“蛇吞象”。吉利多大市值?沃爾沃多大市值?結果,吉利硬是把沃爾沃吞了,就是蛇吞象,那又怎麼樣?今天沃爾沃的技術被吉利很好地吸收,吉利汽車現在已經做到國內民族品牌的汽車第一品牌。李書福說:“人在旅途,誰知道前方有多少條路?要堅持住朝前走,認準一個方向走下去。人的追求是一個過程,不是結果。失敗了沒有意思,成功了也沒有意思,在成功、失敗之間才有意思。無限風采、無限美麗在成功、失敗之間。”就是這麼一個高中畢業的民營企業家,講出了我們大學教授都講不出的極富哲理的話:

“無限風采、無限美麗,在成功、失敗之間 。”

就是中國這批企業家的活力、生命力,造就了“中國經濟發展之謎”,讓國外按照現有的經濟理論都無法解釋中國經濟的發展。

當年考大學失利的馬雲去肯德基應聘,共有24人應聘,23個被招收,唯有他沒被招收,要去肯德基端盤子都沒端成。當年他去考協警,5人中招4個,唯他被拒。馬雲3次高考,2次落榜。他當過教師,做過導游,到義烏倒過衣服,辦過網絡黃頁。後來,他在1999年創建阿裡巴巴,2003年創建淘寶。1999年,馬雲曾帶著他的創業團隊——所謂“十八羅漢”——到北京與商務部門洽談,談得不太成功,只談成了些小項目,大家有些喪氣。馬雲鼓氣說:“我們好賴來了趟北京,怎麼也得留個影再回去。”隨後“十八羅漢”到八達嶺長城照了一張合影。這可能是阿裡巴巴最早的創業留念了。照片上這批年輕人著裝五顏六色,就像國外嬉皮士一樣,一看就不靠譜。可就是這群“不靠譜”的年輕人今天創造出了多麼巨大的事業!

這些企業家個個都是奇跡,任正非不是奇跡嗎?李書福不是奇跡嗎?馬雲不是奇跡嗎?

馬雲說:“在我人生最艱難無助的時候,我去了延安。在那裡我冥思苦想好幾天,做出了今天看來非常了不起、成功的決定,就是建立淘寶。”建立淘寶是馬雲在延安的窯洞里決定的。他當時的信念就是:“共產黨那麼困難都能搞成,我就不信我乾不成!”阿裡巴巴的高管兩次請我講古田會議,今天我們很多黨政機構都沒有聽過古田會議的課,阿裡巴巴的高管卻請我講兩次,而且要專門到福建的古田去講,要有現場感。他們要聽:共產黨是怎麼帶隊伍的?毛澤東為什麼能在當時那麼困難的環境中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通過這些事例,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經濟的活力來自哪裡。來源於條文嗎?來源於規章制度嗎?來源於銀行貸款嗎?

我們中國企業的活力首先從企業家內心開始。任正非是40後”,李書福、馬雲是“60 後”。還有一個“70 後”——周劍。他的創業道路跟馬雲、李書福完全不一樣。周劍,富二代,家裡很有錢。他從小到德國學習,學習成績又非常好,23歲出任德國邁克威力中國大區經理,是邁克威力全球最年輕的大區經理。周劍一帆風順,家裡有錢,自己又爭氣,辦企業辦一個成一個,事業有成,一直到2008年受到刺激。受了什麼刺激?就是因為去了趟日本。2008年周劍出差到日本,偶然看見了本田公司新一代人形智能機器人。日方人員不願跟他講解,說:“你們中國差距太大,給你們講也聽不明白!”周劍回國之後下決心乾機器人。他不顧一切阻攔,將全部資金數千萬投入機器人研發,成立深圳優必選科技有限公司。周劍從小就喜歡變形金剛,這回也算找到了突破口。但研發機器人是個無底洞,幾千萬很快耗盡。周劍又把他香港、上海工廠的股份變賣掉,並將深圳南山兩套豪宅、三輛跑車全部賣掉,投入企業。深圳南山的房子今天已經上漲到20萬元一平方米,當時周劍以低價格賣掉了。父母很生氣,認為他是敗家子,就搬到上海去住,不理他了。周劍先是放棄高薪,繼而放棄資產,且不聽勸,被人們形容為“一日三瘋”的“周三瘋”,整天新主意、新想法,助手都跟不上他。2012年,機器人的關鍵技術伺服關節獲得重大突破,但資金耗盡,沒錢了。這就跟軍隊作戰一樣,突破口打開了,但部隊傷亡殆盡,幾乎沒人了,打不進去了。中小民營企業貸款困難,沒人支援他。就在周劍處於行將成功或行將失敗的邊緣的關鍵時刻,比亞迪伸出了援手。比亞迪創始人之一夏佐全講:“很少有人有魄力和膽量將自己所有資金和巨額家產投入一個不知結果的創新領域。周劍做到了,他對機器人的執著和堅持深深打動了我。正是他的創新和熱愛,讓我對中國機器人行業充滿信心。”2015年春晚,100多個機器人在舞臺上跳舞,就是周劍公司的產品。現在,周劍公司的市值達幾十億美元。

2

中國這40多年

更多是實踐的成功、創業的成功

特朗普擔心,美國人擔心,害怕中國人在AI技術、機器人領域突飛猛進。然而,這僅僅靠中國的國家規劃嗎?是發改委的計劃嗎?是政府的投入嗎?

一批像周劍這樣極富創新活力的企業家在扮演著開路先鋒的角色。他們胸中澎湃著國家情懷、民族情懷。

40後”的任正非,到“60後”的李書福、馬雲,再到“70後”的周劍,當中國這批企業家在卓有成效創新創業的時候,我們的理論界在乾什麼?

有些人在告訴大家“塔西佗陷阱”“中等收入陷阱”“金德爾伯格陷阱”“修昔底德陷阱”“馬爾薩斯人口陷阱”。

全是陷阱,都是地雷陣,寸步難行,太容易被炸翻了。幸虧企業界沒有聽這些人的。

企業界有句名言:想,都是問題;做,才是答案。

你就想去吧,越想越愁,越想越是什麼都不能幹。而對負重前行的企業家來說,一切問題都須在實踐中解決,不是在思索中解決,在實幹中發現前進的途徑,發現解決問題的方法。

中國這40年來,更多的是實踐的成功,是創業的成功。

習近平總書記此前擔任浙江省委書記的時候,曾肯定過浙江企業家的“四千”精神:

走遍千山萬水;說盡千言萬語;想盡千方百計;嘗遍千辛萬苦。

“四千”精神是浙江企業家的“四千”精神,也是中國企業家的“四千”精神,是中華民族優秀企業家的縮影和代表。正是他們在構成所有西方經濟理論都永遠難以解構的“中國經濟發展之謎”

美國丹佛大學曾與世界銀行合作,做了個1960-2099年全世界國民經濟發展的增量統計:

20世紀60年代,世界前15名根本沒有中國的份兒。70年代初,中國的排名上來了,世界第16名,前15名的排序基本沒有發生大變化,美國、日本、德國、法國都是這樣。

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解體之後,中國的地位提升了一些,後來步伐變得越來越快,1995年超過巴西,到達世界第8;而後超越英國,到達世界第72010年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

2017年以後,是模擬增量發展潛力、發展前景和資源配置、人口等,這個指標最後一直做到2099年。

按照這個圖表的模擬,2028年、2029年,中國經濟總量會超過美國,超過以後還將繼續發展。唯一在不斷趕超的是誰?中國。其他國家的排序基本沒有發生大的變化。

客觀地說,我們確實還存在很多問題。但是我們生活在一個最富發展前景、最富增長潛力的國度。

這就是中國,這就是今天的中國。

北京大學教授林毅夫說,今天不管是中國還是外國,沒有一個經濟學者能說清楚中國為什麼能如此快速發展。他說,誰能破解中國經濟發展之謎,誰就具有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資格。

何止中國經濟發展是謎,中國從革命到建設,均是如此。看好我們的人寥寥無幾。當年看好中國共產黨的有誰?今天看好中國共產黨、看好中國道路、看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又有誰?說我們好的有幾個?

按照西方自由派的觀點,中國政治改革的目標就是西式民主化,經濟改革的目標就是私有化。

但中國有自己的發展道路,不會照著他們的想法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搞得有聲有色。

美國人非常不理解:中國為什麼會這樣?中國的實際走向是什麼?什麼樣的力量在決定中國的發展方向?什麼樣的力量在主導中國?

美國戰略界搞不清楚這一點,於是開始琢磨中國的文化,邀請一些中國學者去講中國的歷史、中國的哲學:“不要講中國的經濟改革,也不要講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就講講中國的文化,講講中國文化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位中國學者跟我說,他去給美國人講中國文化,問美國人:“你們知道中國有三教九流之說嗎?”美國人說,不知道。

他給美國人解釋:“你們看到的那些人基本都是三教,你們看不到的那些人是九流。真正決定中國發展的是九流。”

這種調侃的方式真是讓對方哭笑不得,使那些美國人更加摸不著頭腦。在北京住著,又是空調,又是汽車,又是好的住房,又是好的待遇,很容易忘記整個中國是什麼樣、各地的差異有多大,很容易從理想主義、本本主義出發,從外國的“真經”出發。

當年在莫斯科吃麵包、喝牛奶指揮中國革命的王明不就是這樣嗎?

不瞭解國情,不站在這塊土地上,按照國外一般理論來指導中國的前進道路,過去證明不行,今天也一樣不行。

西方現有的理論詮釋不了我們極其豐富的實踐。中國共產黨這種全新的社會實踐,已經為我們黨的理論創新打下了基礎。

今天有人恨不能把西方的理論都搬到中國來,經濟學的、政治學的、法學的都搬來,用來改造中國,行得通嗎?

當年王明這樣做過,再往前推,胡適也這樣做過,都沒搞成。這一點現在連美國人都看明白了。

誰在主導中國的發展?實踐能說明一切。中國的發展不是理論的推演。要是理論推演,王明說起馬列經典頭頭是道,引經據典。

毛主席就一句話:從中國的實際出發,推翻你的教條主義。鄧小平也是這樣,他說我們就埋頭做,往前走。鄧小平曾經坦言自己沒看過《資本論》,對馬列的書讀得不像王明那麼多。但鄧小平瞭解中國國情。

今天我們不缺乏理論,而是缺乏對自己國情的瞭解並且在此基礎上產生自己的理論。理論都是別人的,沒有根,扎不到中國的土地上。中國的“九流”不認可,理論就永遠飄在天上。當然,你也可以在象牙塔里精雕細刻。你也可以把學問做得非常精緻,別人可能也會把你捧得很高。但是沒有社會基礎,這樣的學問永遠扎根不到中國的土地上,決定不了中國的發展道路和未來走向。

今天,當我們在追求“兩個一百年”崇高願景的時候,我們的思維、認識和理論,必須跟上這一波瀾壯闊的實路。2018115日,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開幕式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大海有風平浪靜之時,也有風狂雨驟之時。沒有狂風驟雨,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經歷了五千多年的艱難困苦,中國依舊在這兒!面向未來,中國將永遠在這兒!”

這就是中國。

3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絕不是輕輕鬆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

1949年建國時,一顆釘子叫“洋釘”,一袋水泥叫“洋灰”,一盒火柴叫“洋火”。因為我們一窮二白,什麼也沒有。但今天完全不一樣了,我們用70年的時間完成了其他國家二三百年的現代化進程。

1981年,中國經濟規模不到美國的10%,現在接近美國的70%。當今世界聯合國成員190多個主權國家中,國民生產總值超過10萬億美元的只有中、美兩個國家。

我們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製造國。按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統計,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大家註意,是唯一。別人都有缺陷,中國什麼都有,門類齊全。美國人有一個長期的統計:10年前,美國還是北起日本、南到新加坡所有亞太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今天,中國是北起日本、南到新加坡所有亞太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10年翻盤。

從世界大格局中看,中國今天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球第二大消費國、全球第二大吸引外資國、全球第一大製造國、全球第一大貿易國、全球第一大外匯儲備國。所以哈佛大學的艾利森教授講中國:“從未有一個國家如此迅速崛起。”

除了擔心我們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力量,美國人更加擔心什麼呢?《華盛頓郵報》有過一篇評論說到,中國擁有全球最多的理工畢業人才。2001-2014年,中國新開設1800多所大學,培養了近500萬科學、技術、工程、醫學畢業生,是美國的10倍。即使其中90%轉行,也能產生50萬個工程師。這太可怕了。被我們自己廣為垢病的大學擴招,現在是我們最大的優勢,美國最擔心這個。

當然我們高精尖還缺,我們高技術、高科技還缺,包括光刻機、芯片製造等等,這些都是我們的短板,但是中國正在急劇趕上來,這讓世界感到驚嘆。所以早在201712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提出中國是“修正主義強國”。過去我們說他們的,現在他們說中國要修改國際秩序,是“修正主義強國”,說中國經濟入侵非洲、南美、美國,是“新帝國主義列強”。

說到底,還是因為中國發展太快了。根本原因是美國人發現中國經濟結構發生了結構性變化。如果在中美貿易中,我們中國永遠做服裝、鞋帽、家電、玩具、輕工機電產品、聖誕樹、彩蛋,那麼中美永遠相安無事。中國人多賺幾個點順差,對美國無所謂。問題是美國人發現中國人再也不安於現狀了,中國人不安於用7億件襯衫換一架波音飛機了。中國人再也不甘心做下游產品,照著中上游來了,照著高端來了。這才是讓美國人最惱火的地方,覺得你動了他的奶酪。

1997年,我在美國國防大學學習,到美方負責接待我的布魯斯家中做客,發現這位美國男士竟然有那麼大的衣帽間,衣帽間里掛了那麼多襯衫。我說:“布魯斯,那麼多襯衣,你穿得了嗎?”他說:“怎麼穿不了?穿得了。穿不了就扔啊,沒問題。”那些襯衫都是“made in China”——中國製造,在美國賣的價格比我們國內的售價還要便宜。美國人買襯衫一買就是一打,12件,不像我們,挑選半天,左挑右挑才買一件,他們一買就買12件。為什麼?便宜。僅僅從這點就能看出,中國給美國提供了多麼優裕的生活條件。所以,如果中國人永遠做服裝鞋帽、家電、輕工機電產品,永遠都是7億件襯衫換一架波音飛機。對美國來說,那是多好的社會分工,多好的市場資源配置。但是,中國經濟已經開始發生結構性變化了。據全世界最權威的數據庫硅谷CB Insights統計,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創業公司融資152億美元,中企占48%,美企占38%。人工智能知識產權方面,中國為1239件,美國為231件。2018年上半年,中國的“獨角獸”企業吸引全球資金 560億美元,美國吸引420億美元。美國戰略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也就是美國政府最權威的智庫,得出的結論是,美國與中國的人工智能領域正在並駕齊驅搞競爭。中國已經不是在追趕了。美國人突然覺得,中國人再也不安於他們原來擅長的東西了。

有一位學者曾經問美國《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弗里德曼一句話:“如果中國也造什麼大飛機,不買美國波音飛機了,你感覺怎麼樣?”弗里德曼回答:“那會讓我們美國人很難受,很痛心的。”美國人覺得中國就應該買美國的飛機,我們自己造飛機,不買他們的哪行啊。這就是美國人現在的心態。所以美國副總統彭斯為什麼氣急敗壞?彭斯講,中國試圖控制全世界90%的先進工業,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產業、人工智能,以便在21世紀取得領導權,而這是美國經濟領導力的基石啊。中國僅僅是多賺了幾個錢嗎?僅僅是貿易多了多少盈餘嗎?

不是的。彭斯覺得中國人正在撼動美國經濟領導力的基石。這一點蘇聯人沒有做到。蘇聯頂多造成了軍事威脅,經濟實力比美國差得遠。特朗普最信任的顧問納瓦羅也說,不能讓中國主導機器人、新能源汽車、先進鐵路、航空航天等尖端產業,那是美國未來幾十年重要的就業增長來源。這就是為什麼說錶面看好像中美是貿易之爭,實際是科技之爭,是主導權之爭,是國運之爭。

在這場猝不及防的中美衝突之中,我們不想衝突,我們想繼續和平發展,跟美國合作,向它學習。但是美國覺得中國人的學習能力太強了,如果學到老虎也會上樹,那就麻煩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家就可以知道,美國人為什麼對華為那麼惱火了。華為作為中國的民營企業,被美國傾國力製裁,在世界政治史、經濟史上都罕見。美國國務院政策研究室主任斯金納說:“與蘇聯的競爭,在某種程度上是西方大家庭內部爭鬥。這次是我們第一次面臨一個非白人強大競爭對手。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很多人認為中美矛盾屬於國家利益或價值觀的衝突。但從斯金納的話來看,這種矛盾已經上升到“人種、文明差別”的層面。

今天,我們面臨著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回顧中華民族的救亡與復興之路,無限感慨。我們曾經飽受屈辱,否則不會有1840-1949年的百年沉淪;我們也有英雄,否則不會有1949-2049年的百年復興。從1840年到2049年這兩百多年中,中華民族的命運已經發生了並且正在發生著何等波瀾壯闊的變化,這一偉大變化又是多少代人流血犧牲奮鬥的結果。

最高領導人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全黨必須準備付出更為艱巨、更為艱苦的努力。”我們的面前,沒有紅地毯,沒有夾道歡迎,沒有鼓掌,沒有鞭炮,沒有剪彩,而是一條不進則退的雄關漫道。我們的前輩,面對黑暗的舊中國,他們的內心之火熊熊燃燒,最終實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還有後來的奮鬥者,科研工作者、教師、工人、農民等等組織起來,就是一幅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光榮圖景。這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

有這樣一句話:內心的光明若失去了,黑暗何等之大。反過來看,內心有一盞燈,世界哪裡有暗夜?任正非講得好“除了勝利,我們已經無路可走!”我們今天同樣拼搏的是,信仰。災難,雖然不由我們選擇,但道路卻由我們開闢!

校長語:中華文明歷史悠久,鴉片戰爭後的百年我們曾一度落後,但我們仍然能夠站起來。我們的神話有很多,誇父逐日、精衛填海、后羿射日、愚公移山等等,面對末日洪水,西方在諾亞方舟里躲避,但中國人的神話里,我們的祖先大禹治水,戰勝了洪水,是鬥爭!與災難作鬥爭!我們聽著這樣的神話故事長大,勇於抗爭的精神已經成為遺傳基因,這就是倔強的不服輸精神,這是我們至今屹立的原因。

鼠年春節之際,一場疫情仿佛讓世界按下了暫停鍵,歐美疫情嚴重,大量中國留學生歸國。可惜並不是急於回國報效祖國,而是為了活命。當西方政府不管他們生死的時候,想起來回到祖國得以活命。不僅讓我們想起在國家危難之際,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先生的“愛國三問”(你是中國人嗎?你愛中國嗎?你願意中國好嗎?)振聾發聵,錢學森、梁思禮、華羅庚、朱光亞、鄧稼先、錢三強、黃大年等等享譽世界的科學家。他們就像天上的星星照亮祖國的大地。不愧為中國人,給了張伯苓校長三問最好的回答。

我們是這個時代弄潮兒,思想活躍、觀念新穎、精力充沛、行動快捷,時代呼喚擔當,民族振興是青年的責任,我們要有遠大的理想:“志之所趨,無遠弗屆,窮山距海,不能限也。”青年人自有青年人的擔當,讓青春披上戰甲、給未來創造可能、讓生命增添色彩。